同事

  • 日期:08-25
  • 点击:(1042)


  去年,正值农历十二月。因五叔要带我去参加保险活动,故在龙溪铺镇保险活动现场稍微停留了一下,立即便匆匆离开了现场。由于四叔宴请所有探望过四娘病情的人聚餐时间未到,于是,我便回家。

  ? ? ? 当走到一三层楼房前,眼尖,约有五十多岁;曾经一起在广州番禺区鞋厂做事的同事屈云叶,立刻便认出了我:“陈真,你怎么在这儿?”屈云叶问这话时,我分明看见她左额上的印记真的深深陷了进去。是她!

  ? ? ? “回家!”我也异常兴奋地答道。毕竟,竟在这里遇到当年的同事,喜形于色自是洋溢在脸上。

  ? ? ? 随后,我们谈了很多一起在广州番禺区同过事的陈年往事,及她自己怎么样;其余同事怎么样。我们说得唾沫横飞,说得心情澎湃,说得分不清东南西北;可她始终不提及要我去她家里坐一下,她七八十岁的公爹公婆也只静静地看着我们谈话,未曾招呼我进去坐坐;喝喝茶。

  ? ? ? 末了,她同村的另一位妇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,她随之索性应付她了;再也不招待昔日的同事。连说话也懒得说。我见无趣,只得悄然离开了她。

  ? ? ? 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在想:这就是昔日的同事!同事,算什么?你家富有,搞得好,别人就瞧得起你。你家一贫如洗,别人就再也瞧不起你了。唉!世俗之人怎么这么势利呢?

  ? ? ? 中,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!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6571105-3dbd8def1c28fcca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达到当天最大量